一堵墙对另一堵墙说什么?

世界并没有把我抛离得太远
稍稍踮起脚 望过去
地平线上 一排新人面朝更远的远方
唱着莫名的歌
是誓约 或者
一时的欣喜
空中飘着洁白的轻纱
蓝天晴美无比 就好像不曾有过工厂
飞鸟绝迹 世界澄澈得
仿佛能洗掉记忆

噢,捧花抛起又落下
我附和他们的吟唱
像是诵读一段经文:
愿苦恨离去时
记忆还在
愿旧人重逢时
泪中含笑

评论
热度 ( 7 )

© 卡列宁的微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