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堵墙对另一堵墙说什么?

缩在暖炉边
外面灰冷阴沉
好像整个的一天都在接近黄昏
猫从未深沉的睡过
慵懒 并不断的醒来
好像从没做过一个完整的梦
它既自我 又讨厌孤独
奇怪为什么总有人徘徊不离开
担心门一响就再也没人徘徊

屋外灰冷阴沉
煨在暖炉边
不叫,也没有咕噜声
好像整个的一天都已接近黄昏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卡列宁的微笑 | Powered by LOFTER